超级中学争抢清北生 生源“掐尖”为何让人不安?

热点专题 浏览(1339)

标签主题:北盛教育的公平升学率,师资力量,北大

超高中争夺青北学生,为什么人们有理由担心这样的后果会加剧教育资源失衡和教育两极分化的现状

北清学生的超级高中争抢,为什么令人不安?

根据《新京报》,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高中近日发布了2020年毕业生招聘名单 在20名申请者中,19名毕业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另一名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均获得硕士以上学位。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中国着名大学的毕业生流向超级中学和重点中学不再是孤立的现象。 此前,深圳中学宣布,在2019年将要招聘的28名应届毕业生中,10名来自北京大学,5名来自清华大学,24名为硕士,4名为博士。 这也是一个宏伟的清单。

超高中争夺青北学生,为什么人们有理由担心这样的后果会加剧教育资源失衡和教育两极分化的现状

事实上,这件事不能简单地说是或不是 从职业选择的角度来看,无论是211、985毕业生还是“双非”大学毕业生,都可以理解他们应该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就业单位。

是考公务员、进入中央企业的国有企业还是自主创业是个人的选择。 无论这些着名大学的毕业生的学历与他们目前的专业是否相称,能够选择在教育的第一线教书并不是一件坏事。

从这些重点高中和超级高中的角度来看,争夺高质量的教师也符合办学的逻辑。

就现实而言,毕业率已经是判断一所学校好坏的最重要标准,每年有多少学生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着名大学录取也是判断一所学校毕业率含金量的最重要指标。

高中一方面通过“掐顶”学生来源,另一方面通过努力培养教师来追求升学率。由于竞争和进化的结果,清代北部出现对毕业生资源的争夺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他们看来,也许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意味着高素质的教师

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强大的联盟”会让人感到“颤抖”?

原因是这些学校已经足够强大,既有充足的财政资源,又充分利用了招生优势。老师们已经很强了,所以他们一直在大力发展。人们有理由担心其后果会加剧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和教育的两极分化。

在此,我强调我无意批评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毕业生,甚至我也不强烈反对深圳这些学校的做法。他们都根据当前的现实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 然而,从社会整体利益,特别是从教育公平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不对这种资源配置和教育竞争模式深感担忧。

如今,农村教育和城市教育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否则就没有必要为贫困地区的学生制定特殊的入学政策)。在城市,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间的差距,以及最初几所学校和普通学校之间的差距也在扩大。 如何遏制教育分化趋势,提高教育公平水平,是当前一个极其严峻的问题。

[编辑:张艳玲]

请保留此链接以便重印:

-